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路在何方1的博客

贵而不骄,胜而不悖,贤而能下,刚而能忍 ——诸葛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路在何方无须问, 众人走过它自在, 心胸豁达随缘行, 千山万水总是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到家后的联想  

2010-06-01 23:53:54|  分类: 忆往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2005-8-28)

这些天,我进了我们的兵团之家后,脑海里时常浮现在兵团时的情景.想起34年前的现在,9月7日.17岁的我,蒙蒙懂懂的应上海首届赴内蒙生产建设兵团22团5连.当时有句口号:屯垦戍边,反帝反修.当时的知识面,心理状态,幼稚到极点.

初到连队,看见一位包头兵.我的感觉上可以叫叔叔.后来才知道,那位"叔叔"才比我大三岁,是老三界的.真是成了笑话资料.南北的差别之大呀.我还去了2年乌拉山特前旗化肥厂援建.做泥瓦工,嵌墙缝,夹砖头.回来后,连队已有变化.女生都找上了对象,床前拉上了"遮羞布"共渡良辰.我与另一位上海女兵,知趣的搬进了库房住.冬天晚上尿在盆里,早上结成冰,倒不出来了.

那个时期有写心得体会.我还是连队的报道员呢,曾投稿成功三篇.使我逃脱了不少大田的农活.记得有位北京老华北的,人们称他"疯子".他在井口打水时,遇见我说:要小心些,有人在盯梢你.我才知道此人并不傻,我为了表示感激,时常接济细粮票与他.在那种环境下,自我保护意识较强,比较谨慎.不谈男朋友,不单独外出.早上雷打不动的在渠边上跑步.(正因为有当年的锻炼,才有我回沪后艰难的日子中顶过来的硬身体.)苦归苦,也有乐开怀的事,想起来就要笑.未说出口就要笑.记得那年秋季,在打谷场上剥玉米.我们都穿大棉裤,大裤腿.一只大耗子,窜进了副指导员的裤裆里.急的他直剁脚,也出不来.只得脱下了裤子才结束.我们在边上笑呀乐呀.在无聊的日子里,学会了磕瓜子.我的记录:一分钟68颗.现在可以创纪尼斯记录了.如小卖部来了水果糖(只有一种)我一口气嚼半斤,嘴帮子里都冒出血泡来.这不是嘴搀.是内心的情绪无处发泄,在左右无人的时候,我会对着苍天歇斯底里的尖叫.但从不哭泣.

夏天的傍晚,太阳9点下山.我和另一位上海女兵,时常钻进菜园里,黄瓜棚,西红柿棚.吃个饱,才出来.吃冬瓜(哈密瓜)撑的放皮带,吃上2片大蒜头,10分钟后,开始往茅房跑.我老说要撑死在温都而汗了.(林彪飞机失事的地点)不过到也没见有撑死的.

记得第4年碰到的事,我无法从记忆中抹去.那时期,知青开始返城了.有位包头兵在火房的.我们称她叫老贾.那天投井自尽了.那天对我说:看你有多好啊,多自在多漂亮.我还回笑,你不也很好吗?谁知,才饭后2点,她就跳井了.我们从老远的大田赶回来.我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结束生命.心里有真的好难过啊.

在99年8月8日应巴盟地区召唤,知青回家看看.我与8连的卫生员,特地回了狼山农场.20年一别,真是百感交集,与各地的战友一见面,就变的多愁善感起来,走进连队的宿舍旧址.马圈,猪圈.我老在梦中出现的那个库房.我只能用一句话形容:惨不忍睹,塌的塌,没的没.当年我们在大渠背种下的树,如今全部被砍掉,一棵不剩.都去卖了.我们先找到了,上海兵小黑猴.因为当年他犯下的错,上海兄弟拒绝他回家.留在了农场.已半身不遂.象70岁的老头.是喝醉酒坐在马车上摔下去,被马车拖出一里地,把神经拖坏了.失去了劳动力,我带头捐了100块.一起去的10位战友也捐了,我的眼泪没干过.我们还找到了转业军人张能成一家,竟能叫出我的名字,真是相见泪汪汪.临走时,张能成掩面痛哭说:可能再也见不着了,我们听了辛酸的泪水直往外淌.出了连队.集体还有活动呢,我就逃之夭夭,打道回沪了.

直到至今,我还常常情不自禁的怀念兵团的"好时光"能吃苦能耐劳,如果说,我走上社会这些年还有益的话,那么我该向兵团9个年头.深深一鞠躬----感谢苦难.

[br]
 
[br]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